2007届校友张小珊:当村官让我找到第二故乡

作者:lly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4年07月08日

张小珊:当村官让我找到第二故乡

 

实习生 张楚 本报记者 樊未晨 《 中国青年报 》( 2014年07月07日   12 版)
 

 

 早上4点半,天刚蒙蒙亮,张小珊已坐上北京市通州区到朝阳区的公交车,要在路上颠簸两个多小时。累极的时候,她会忍不住在微信朋友圈里发状态:“这段时间两边跑,各种艰辛只有自己能体会。但还是站好最后几天岗吧,虽累但求问心无愧,善始善终!”

 

   3年前,张小珊从中华女子学院毕业,作为大学生村官来到通州区于家务回族乡担任大耕垡村党支部书记助理。在此之前的毕业季、求职季中,她经历了好一番挣扎。

    学前教育专业很好就业,除了一小部分读研外,大部分同学都选择直接就业。当时的张小珊也已经在一家企业实习,只要她愿意,完全可以顺利地入职。

    就在这时,她动摇了。大学生村官的报名机会摆在她面前。

    然而,家里人却并不支持。她的父母和舅舅都觉得做村官“没出息”、“耽误青春”,她可是连续3年获得校奖学金的优秀学生。

    面对老师的反对和家人的不认同,张小珊一直在纠结。规定要求提交材料的截止时间是下午15时,中午12时,她还在和老师讨论,分析做村官的利弊。最后一刻,张小珊终于“先斩后奏”地瞒着家人报了名。

    最终张小珊被分到了于家务回族乡中“最偏远、最乱、干群关系很差”,甚至都“选举不出村干部”的大耕垡村。当时,张小珊心里有些失落:“看到一起去的其他大学生都分到了比较好的村子,交通方便、条件好,村子里关系也很和谐,心想为什么偏偏自己被分来这里。”后来她得知,由于自己是党员,所以被分到干群关系比较差的村子。张小珊决定不再抱怨,既然“是要锻炼自己”,只能“既来之,则安之”。

    为了迅速融入这个“完全陌生的环境”,张小珊结合自己的专业在大耕垡村创办儿童学习乐园、开展亲子活动,开办了数学、英语、计算机等兴趣班,这一切让村民对村委会的看法一点点发生改变。久而久之,村民们接纳了这个新来的“小姑娘”,“每到下雨总会有人送我回到住的地方”,“中午也总会有村民关心我有没有地方吃饭”。村民们朴实的感情让张小珊在基层找到了“归属感”。

    成功地得到认可之后,张小珊这个“大学生村官”的作用发挥得更充分了。为了让村里的妇女能有一技之长,她在村里创建了布艺工作坊,对村里感兴趣的妇女进行丝网花制作的培训。

   工作坊开展后不久,她在一次大学生村官培训中偶然得知了全国购物节及精品展销会的消息,便下定决心申请了展位。

   此时距离展销会开幕仅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

    “那段时间是我最苦的日子,每天都要忙到夜里两三点。”张小珊一个人要兼顾村干部工作和展销会的各种事宜,疲惫不堪,“白天要忙村里的事情,还要抽出空从通州坐公交到城里采购原料,晚上则要加工制作丝网花。”因为培训刚刚开始,村里还没什么人掌握制作丝网花的技术,所以基本只能张小珊一个人去做。

    在展销会上,张小珊凭借熬夜做出的展品拿到了第一笔订单,从此,大耕垡村的丝网花开始闻名,她在全乡范围内开展了50期“丝网花制作及插花”培训班,覆盖了23个村子,“我们村在全乡从‘乱’出了名到因为特色工艺品出名”,这是她在基层3年里最自豪的事。

    3年里,白天的她是大学生村官,要组织材料,协调村内关系;晚上的她则是工艺品设计师,要在工作室设计新产品,了解市场需求。从人员培训、组织制作、联系订货商、卖出产品,再到把收益分发给参与的村民,张小珊的所有精力几乎都被占用了。

    虽然在后来的公务员考试中她因为没时间复习而失利了,但她却乐在其中:“大概受所学专业影响,我一直都很喜欢教别人做东西,这段创业经历带给我很多快乐,也让我成长了。”

    除了给村里带来了丝网花的创业项目,张小珊最欣慰的是“村内的人际关系有了很大的改善”。“当村民对村委会的印象有所改善、当我每次进村大爷大妈都笑着跟我打招呼时,我真的觉得特别开心,也很舍不得这里。”张小珊说。

    任期即将结束,张小珊对待了3年的地方十分留恋。她本已在朝阳区找好了单位准备工作,但她“还是站好最后几天岗”,总是通州、朝阳两边跑。

   “那些村民都对我特别好,这里就像我的第二故乡。”张小珊说。

(编辑:lly)